焦點報道

當前位置:主頁 > 焦點報道 >

電動車新國標何以被稱“史上最嚴”

時間:  2019-04-25 10:15
電動車新國標已實施5月1日起未懸掛臨時標識騎車上路將受罰
 
電動車新國標何以被稱“史上最嚴”
 
● 電動車新國標全面提升了電動自行車的安全性能,由原來的部分條款強制改為全文強制,增加了防篡改、防火性能、阻燃性能、充電器保護等技術指標,調整完善了車速限值、整車質量、腳踏騎行能力等技術指標
 
● 電動車新國標的實施有利于從源頭上遏制“超標車”生產、銷售,保障電動自行車駕駛人的生命財產安全。但快遞行業目前普遍使用的兩輪電動車大多數不符合新國標
 
● 所有的指標和要求都能有效提升電動自行車的安全性能,同時確保所有道路交通參與方共同利益最大化,充分體現強制性標準保基本、兜底線的作用。一個標準、一項制度不能解決問題,不過電動車新國標出臺后,執法有了明確依據
  
□ 本報記者  趙 麗
 
□ 本報實習生 黎江宇 董佳瑩 
 
沿用了20年之久的電動自行車國標退出歷史舞臺。4月15日,被稱為“史上最嚴”的國家標準《電動自行車安全技術規范》(以下簡稱電動車新國標)正式實施。
 
根據北京市交管局消息,《北京市電動自行車過渡期登記和通行管理辦法》規定,截至4月30日24時,北京公安交管部門將不再辦理電動自行車臨時標識申領業務。5月1日后,凡是未懸掛臨時標識或號牌的電動自行車上道路行駛,交管部門將依法實施處罰。
 
電動車新國標全面提升了電動自行車的安全性能,由原來的部分條款強制改為全文強制,增加了防篡改、防火性能、阻燃性能、充電器保護等技術指標,調整完善了車速限值、整車質量、腳踏騎行能力等技術指標。
 
根據電動車新國標要求,電動自行車最高設計車速不超過每小時25公里且不得改裝,超速時系統要持續發出提示音。與電動自行車舊國標相比,電機功率由240W調整為400W,整車質量(含電池)由40kg調整為55kg,并對具有腳踏騎行功能進行了強制性規定,且要求在車架本體不可分隔處永久性標上唯一性整車編碼。
 
電動車新國標的實施有利于從源頭上遏制“超標車”生產、銷售,保障電動自行車駕駛人的生命財產安全。但在將電動自行車作為主要交通、配送工具的快遞行業,目前所使用的兩輪電動車大多數不符合電動車新國標。
 
電動車新國標實施后,快遞電動車將何去何從?《法制日報》記者做了一番調查。
 
超速逆行闖紅燈
 
交通違法隨處見
 
挪一點,再挪一點。
 
北京市民張海緊緊摟住懷里的孩子,一步一步平移到人行橫道的最右邊。
 
在她的左手邊,停著3輛快遞電動三輪車等待過馬路。
 
“還沒等綠燈亮,快遞車就沖出去。他們不開直線,跟著行人過馬路,繞著行人走空檔,七扭八歪。我可不敢走在他們旁邊,不小心碰到孩子怎么辦。”張海對走在一旁的記者說。
 
張海對于電動三輪車的不滿,緣于一起交通事故。
 
幾年前,張海駕車由北京市海淀區玉泉路右轉彎進入永定路時,反光鏡中出現一輛銀灰色的電動自行車,車輛從她的車身右側駛來。發現車主無減速之意后,張海只好采取制動措施,但電動自行車的前輪還是撞到她的汽車右前門。而當張海下車查看車損情況時,電動自行車車主卻逃離了現場。
 
“那天,電動自行車的時速至少有50公里。”張海回憶說,根據她的經驗,電動自行車與機動車發生剮蹭,機動車要承擔大部分責任。
 
一些私家車主甚至將電動自行車的騎車人稱作“騎士”,意為“勇猛無敵”。
 
“闖紅燈的、逆行的、搶道的,他們想怎么騎就怎么騎。”北京市私家車主郝先生無奈地說。
 
“跑不過、惹不起。”說起電動自行車,出租車司機張師傅一肚子火。在擁擠的車流中,他常常看見一輛輛電動自行車毫不費力地超車揚塵而去,“時速至少有60公里。遇上電動車,我都盡量躲開,真要撞上了,倒霉的還是自己”。
 
記者調查發現,受訪群眾的說法并非空穴來風。
 
4月3日至5日,每天正午時段,記者在北京市朝陽路定福莊東街、定福莊北街與朝陽路十字交叉路口連續3天觀察10分鐘,這個路口在每日正午時段每10分鐘內約有140輛電動摩托車和電動車經過,其中送外賣的車輛占據80%以上,以電動摩托車居多,其余基本為市民騎行的電動自行車。
 
短短10分鐘內,電動車超速行駛、闖紅燈、逆行、占用機動車道等違規現象均有所發生。有個別送外賣的電動車車主在騎行時不佩戴頭盔,而且還出現了成群結隊闖紅燈過馬路的情況。
 
4月2日下午3點半到4點,在繁忙的朝陽北路一個路口,雖然監控攝像頭密布,但在記者半個小時的觀察時間內,發現10輛逆行的電動車,還有5輛電動車闖了紅燈,即使已經上牌的車輛也肆無忌憚,且有7輛電動自行車的號牌嚴重臟污,難以辨別。
 
同日,記者在北京市五環外朝陽路車流量較少的一個路口發現,這里并未設置攝像頭,輔路上非機動車道與機動車道也未用護欄隔開,這讓電動車的行駛更加混亂。同樣半小時的觀察時間內,有高達56例闖紅燈和37例逆行的電動自行車違章行為,飛馳的電動車不時駛入機動車道,鳴笛不斷。還有4輛電動自行車直接開上快速通道,與機動車“并駕齊驅”。
 
在此處附近經營小賣鋪的張星向記者介紹,外賣小哥的違章行為比較多,“都趕著送外賣,這邊很難掉頭,干脆全部逆行闖紅燈,過馬路時人車混雜,特別危險”。
 
“車子又破,車速又快,開得也猛,一出事一溜煙就跑,抓都抓不到。”張星說,“一次,一個外賣小哥電動車斷了翹起的橫杠把一輛汽車刮出好長一條橫。還有一次,也是外賣小哥,把另一輛電動車直接蹭倒,停都不停,直接跑了。”
 
4月16日,電動車新國標正式實施后,記者再次上路觀察,注意到目前上路電動自行車基本都已上牌,黃色臨時牌居多,但在調查中發現有個別(3輛)電動車未上牌上路。但違規情況仍時有發生,其中主要包括:占用自行車道停放車輛(尤其是外賣電動車聚集在商家門前的自行車道)、成群闖紅燈等。
 
不達標車仍在售
 
商家著急去庫存
 
針對電動車新國標的實施,受訪市民有不同的看法。 
 
“我從正規店買的車,有發票有手續,騎到路上就變成超標電動車不能騎了,那我們也太無辜了吧。”北京市民孫師傅說。
 
北京市民劉先生也認為,很多人買電動車用來代步,不懂那些規定,買電動車也是聽商家宣傳,商家推薦的都是大功率、速度快的電動車,買回去卻不讓掛牌、不能上路,“市面上大多數電動車并不符合新國標,也不屬于機動車”。
 
也有不少市民贊同電動車新國標的實施。因為目前城市電動車亂象比比皆是,應該對電動車無序行駛等進行整頓,這樣更利于城市管理,出了交通事故也能明確責任。
 
北京市民徐女士說:“有了嚴格標準,消費者能夠購買到質量更好的電動車,駕駛更安全。符合標準的電動自行車速度不至于太快,對行人也是一種保護。”
 
隨著電動車新國標的實施,新國標電動自行車的銷售情況如何?不符合新國標的電動自行車該如何處理?4月15日之前的一個星期,記者接連走訪了幾家位于大黃莊橋附近的電動車銷售點進行探訪。
 
在幾家電動車銷售點的售賣大廳內,符合電動自行車強制性產品認證(CCC認證)的電動車占據多數,但展廳最好的位置卻留給了幾輛并不符合3C認證的電動車。
 
其中一家銷售點的店主楊先生熱情上前向記者推薦這幾款并不符合3C認證但占據“C位”的電動車自行車,“這種車騎著舒服,座位寬,開得快,續航也不錯,實用性好,也方便加裝防風被,在北京開著舒服”。
 
記者注意到,這些“C位”車售價明顯高于旁邊擺放的新國標車輛,售價已經超過4000元。
 
面對記者能否上牌的疑問,楊先生很有信心,“你現在買,我直接送你去上牌,上不了牌可以退車”。楊先生告訴記者,雖然明確規定了電動自行車的上牌標準,但國家放寬了一部分政策,讓這些車輛能夠辦理永久牌照。
 
“過關”的關鍵在于腳蹬腳鏈,在楊先生的指點下,記者發現在不符合新國標的電動自行車底部留有兩個小孔,底部保留腳鏈,可以根據需要安裝腳蹬。“這樣就符合了政策放寬后的上牌標準。”楊先生說。
 
相比于新國標車,記者注意到這些車的重量更重,腳踏位置更低、更加靠后。但經過嘗試,記者難以做到僅憑腳踏腳鏈驅動車輛。
 
根據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的要求,新標準實施前,企業應該按照新標準改造升級生產線。在標準實施過渡期內,嚴禁生產既不符合新標準又不符合舊標準的電動自行車,并通過多渠道消化不符合新標準的庫存車輛。
 
“新標準出臺后就沒進貨了,庫存也沒剩幾輛,廠家也不會回購這些車,我們要自己處理。”楊先生指著張貼在墻壁上的《違規電動車銷售領域專項治理工作通告》,通告由北京市工商局行政管理局朝陽分局印發,“工商局經常來檢查,我們這一片都是正規店家,不敢亂來”。
 
這些庫存車如果趕在電動車新國標落地前出售,依然可以上牌照正常上路,一旦過了4月15日,就會被禁止銷售。
 
擔心超標車絕版
 
市民搶搭末班車
 
那些不達標的電動車是否還有人購買呢?
 
“有人買,有人不怕上路被查他就買。但我們會告訴他這個車不能上牌。”店主肯定地告訴記者,“送外賣的不怕,賣給他們不就完了。”
 
新標準實施后,各地公安機關要嚴格按照地方規定對電動自行車進行登記上牌。除了過渡期外,舊車還有哪些處理方式?
 
4月10日,某電動車實體店的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可以把舊車騎過來,大約折價到300元至1000元。”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觀察到一個“怪”現象:消費者搶搭超標車“末班車”的現象日益突出。
 
家住北京市大興區的市民王先生,在4月初花費數千元購買了一輛踏板式電動車,將騎了多年的腳踏式輕便電動車換掉了。主要是考慮到孩子下半年要上初中,學校離家有兩公里,上下學接送孩子騎電動車最方便。不久前,他獲知新國標實施后,踏板式電動車就要“絕版”了。于是趕緊跑到專賣店買了這輛新電動車。
 
在王先生看來,踏板式電動車車身大、車座寬、車速快、電池容量大,“孩子大了,這種車坐得更舒服,而且早晨上學趕時間,也要求速度快些”。
 
然而,各地交警紛紛提示,不要盲目購買舊國標及不達標電動車。4月15日起,各地陸續全面停止舊國標電動自行車登記上牌,也陸續嚴禁無牌電動自行車上路行駛,交警部門將依法查處。
 
如果消費者已經購買了不符合新國標的電動車怎么辦?
 
據了解,電動車新國標出臺后,國家將通過自然報廢、以舊換新、折價回購、發放報廢補貼、納入機動車管理等方式,引導不符合標準的電動車逐步退出市場。對于目前市面上存在的超標車輛,各地以3年至5年為限設置過渡期,對超標車發放臨時號牌,過渡期后,超標電動自行車將禁止上路行駛。
 
以北京市為例,4月15日之前出廠的電動車可以上黃色臨時牌照,同時獲得3年過渡期,過渡期滿,此類電動車將禁止上路。《北京市非機動車管理條例》規定:“不登記、不掛牌的上路電動車會面臨扣車、罰款20元的處罰。”
 
“白牌是你控制車,黃牌是車控制你。”北京市某品牌電動車銷售人員向記者解釋道,“白牌不受限制,是正規牌照,屬于自行車待遇;而黃牌是臨時牌,掛有黃牌的電動車輛只能騎3年。”
 
4月16日,記者再次走訪了一些門店。銷售人員稱,目前所售車輛均可在4月30日之前上牌,逾期上路將面臨處罰。針對目前店中所售的4月30日之后上牌有障礙的車輛,銷售人員稱目前正在降價銷售,臨近4月30日未賣出的車輛將由店主帶去上牌,等售賣時可轉換牌照主人。
 
據銷售人員介紹,5月,所有電動車將被重新評定是否符合新國標,目前已被認證符合新國標標準的一款車輛已經漲價700元。
 
相關報道
 
電動車新國標為執法提供了明確依據
 
對話人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        余凌云
 
蘇州大學王健法學院講師      施立棟
 
北京市自行車電動車行業協會會長  郭金芝
 
《法制日報》記者          趙 麗
 
《法制日報》實習生         董佳瑩
 
記者:電動車新國標為全文強制,即標準中所有技術條款都強制執行。對整車安全、機械安全、電氣安全等要求在原標準基礎上進行了修改和優化,根據技術發展和應用需求,提升了功率、車速等技術指標,同時增加了防火阻燃性能要求、無線電騷擾特性、使用說明書和防篡改等要求。
 
郭金芝:所有的指標和要求都能夠有效提升電動自行車的安全性能,同時確保消費者生命財產安全和所有道路交通參與方共同利益最大化,充分體現強制性標準保基本、兜底線的作用。鑒于此,一些手工作坊式的生產企業可能不具備研發能力、不具備技術優勢而被淘汰。也可以說,新國標的實施,或對整個電動自行車生產行業進行一次洗牌,優勝劣汰。從長遠看,有利于行業進步和持續發展。
 
記者:電動車新國標會不會讓電動自行車的消費群體變小?
 
郭金芝:為消費者提供經濟實用的交通工具中,電動自行車占有很大優勢。但其中安全項應該是首先要考慮的。因為更加安全、更加具有科技含量的產品面世,由此間接帶來的短時間內銷量下滑,這很正常。應該正確引導消費,只要消費者對真實情況越來越了解,相信大量消費回歸指日可待。
 
記者:4月15日電動車新國標實施后,電動車上路風馳電掣、不戴頭盔等現象仍然比比皆是。要改善乃至杜絕這種現象,是否需要社會、執法部門以及行業內部通力合作? 
 
余凌云:電動自行車的治理是綜合性的。上路要按照上路規定進行管理,比如超標車,現在雖然還能用,但車主必須按照道路交通行駛的規則使用,如限速、禁行。
 
電動車新國標出臺后,生產主管部門要監督生產廠家不能生產超標車,銷售的市場監管也要監管商家不能銷售超標車,警察在路面執法時應注意新買的超標車不能上牌照,以前留存的超標車上的是臨時牌照。
 
施立棟:電動車新國標沒有對頭盔作出規定,也無權作出規定。要解決佩戴頭盔問題,需要各部門和人員通力合作。一是要在立法中明確規定駕駛人的這項義務,執法過程中進行嚴格執法;二是要加強未佩戴頭盔導致傷亡事故之危害后果的宣傳力度,使群眾意識到佩戴頭盔的重要性;三是要提倡電動車生產企業和商家承擔社會義務,主動給群眾贈送頭盔;四是在技術上要研發出既達到安全要求,又能使民眾具有良好佩戴體驗的頭盔(比如夏天戴不悶熱)。
 
記者:目前,很多電動自行車駕駛人仍為“雙無”違法駕駛。電動車新國標實施后,能否徹底解決?
 
余凌云:一個標準、一項制度不能解決問題,只不過電動車新國標出臺后,執法有了非常明確的依據。所有電動車的生產都必須按照新國標來生產,不符合新國標生產的產品就是不合格產品。以后銷售的產品也必須符合新國標標準。而對于已經流入市場的超標車,只能給它們一個過渡期。
 
記者:我們在采訪中了解到,由于法律法規缺失,對于執法部門來說,沒有法律依據,就無法對電動自行車進行管理,無法可依。
 
余凌云:電動自行車當然有必要進行法律規定。現在很多地方已經在立法,因為各地方遇到的問題不一樣,需要專門立法。比如,深圳、珠海發展得早,不允許發展電動車,深圳的城區建設仿照香港,在建設時就沒有非機動車道,鼓勵公交設施。
 
施立棟:綜合性的電動車立法,對于解決當前的問題有一定的意義。比如,保險法規定,強制保險制度必須由法律或行政法規加以規定,在中央立法層面推動立法出臺,可以破除地方在引入強制保險時的制度障礙。除了保險外,超標車的定性、佩戴頭盔等問題,都可以在統一立法中作通盤規定。當然,立法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具體的實施效果還是有待于執法環節的跟進。
來源: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李婷)
  • 版權所有:中共白銀市委政法委員會  網站備案:隴ICP備13000688號
  • 地址:甘肅省白銀市人民廣場北路1號  服務電話:0931-8883786  網站郵箱:[email protected]
  • 寻仙手游隐藏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