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當前位置:主頁 > 政法文化 >

他帶著34名服刑人員雕玉又雕心

時間:  2019-06-11 10:59
□ 本報記者  余東明
 
□ 本報實習生 張若琂
 
如果不是身穿整齊劃一的囚服,任誰都很難把眼前埋頭工作的34個人與監獄服刑人員聯系在一起。車間里沒有人聲喧嘩,只有雕玉的沙沙聲,他們低著頭,神情異常專注,雙手在雕刻機上操作自如,然而他們之中有搶劫犯、盜竊犯,甚至還有詐騙犯、殺人犯,在這里他們實現了人生的最大反轉。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走進上海青浦監獄,看到了這難以置信的一幕,帶記者參觀的民警叫倪力立,這個玉雕車間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倪力立工作室”如今已經成為上海監獄系統藝術矯治的一大品牌。
  
倪力立的資歷并不算老,2012年通過公務員招考成為一名監獄警察。30歲的他個子不高,顯得有些文弱,他說,大學學的專業是寶玉石鑒定評估,畢業后成為監獄警察,可以說是完全不對口。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專業不對口的他一進監獄,反倒充分發揮了自己的專長。2013年3月,倪力立和另一名從事玉雕車間管理10余年的老民警牽頭成立了“倪力立工作室”。作為工作室的主管民警,倪力立感到自己本科期間學的玉石鑒定知識并不足以支撐他的教學,他利用工作之余,每天練習兩個小時的繪畫基礎,又通過向資深玉雕藝人請教、看展,幾個月下來,倪力立的玉雕技術日漸純熟,在他的帶領下,玉雕工作室也走上了正軌。
  
其實,自在全市率先開設了玉雕這一改造項目近20年來,玉雕一直是青浦監獄的教育改造強項。但那時,服刑人員參與的只是玉石的簡單加工,他們不了解市場需求,只能閉門造車,作品也很難得到社會認可。
  
在倪力立的牽頭下,玉雕工作室加入了上海寶玉石行業協會,每周有了固定的理論和實踐課程,倪力立還發動技術熟練的老服刑人員代教,手把手教新人上手。“我們工作室有個做玉雕11年的服刑人員,各方面技能都已經非常資深了。”
  
要培養一個玉雕師傅需要大量的精力。“光是入門就需要一年的時間。”倪力立說。玉石堅硬,打磨不易,要完成一件作品,更需要靜下心來仔細鉆研,在這期間,打磨的不光是玉石,還有服刑人員的心性。
  
近年來很多社會幫教力量走進“倪力立工作室”,他們都和記者一樣,很難把如此細膩的一項技能和觸犯法律的服刑人員聯系在一起。“這或許就是藝術矯治的魅力所在吧,它能實現對服刑人員從內到外的教育改造。”
  
為了加強獄內外市場信息的溝通,倪力立聯系了行業知名的企業,與他們達成業務合作,引進先進技術的同時保證產品的輸出。
  
如今,經過7年的磨練,“倪力立工作室”已經培養了一批“獄內大師”,其中有兩名服刑人員在出獄后還被評為“海派玉雕大師”。同時這個團隊也在社會上獲得了認可,2013年5月,玉雕工作室的兩件作品“童子戲魚”和“南湖”在上海第五屆玉石雕刻“玉龍獎”評比活動中,分別獲得銀獎和優秀獎。2014年,“蓮花童子”獲得最佳創意獎。2015年和2016年,共有6件作品分別獲得銅獎和優秀獎。
  
倪力立說,他每天都會跟工作室的34名服刑人員交流,了解他們的改造進程。有一次,一名服刑人員告訴他,自己在技術上遇到了瓶頸,覺得雕出的作品很單一,沒有創新,倪力立便坐下來,耐心地指導他,給他提出意見。后來在周記中,這名服刑人員談及了自己的技術突破,在實際操作中,倪力立也看到了他的進步。
  
“這個服刑人員犯搶劫罪被判14年,但來到工作室后,我明顯感覺他的心態發生了巨變,這就是我們要達到的理想效果。”倪力立說,通過玉雕工作室的改造,服刑人員掌握了一技之長,同時也有了一定的社會資源,出獄之后便有了安身立命的條件。
  
記者了解到,從青浦監獄倪力立玉雕工作室走出去的服刑人員中,重新犯罪率為零。
  
倪力立說:“從玉雕專業角度講,比我優秀的人數不勝數;從監獄工作來看,我的資歷也還很淺。但這些年來的實踐,讓我懂得如何將玉雕技術和監獄的教育改造工作有效結合,懂得讓那些服刑人員如何去雕玉又雕心,這對我來說就是一件意義非凡的事。”
 
 
來源: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薛皓方)
  • 版權所有:中共白銀市委政法委員會  網站備案:隴ICP備13000688號
  • 地址:甘肅省白銀市人民廣場北路1號  服務電話:0931-8883786  網站郵箱:[email protected]
  • 寻仙手游隐藏任务